ag

中国那些度过寒冬的电影公司 都做对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04-24 06:16

  “这可能是宣告对于传媒行业融资并购限制趋于放松,对整个传媒板块都有刺激作用。” 这其实也传达出国家对电影行业的支持,对于行业来说是一件利好的消息。

  以上是证券传媒行业分析师倪爽先生在昨天[万达影视注入万达电影终于获批]后所分析的话。

  电影行业寒冬过去了吗?暂时没人能自信回答。但对于一些公司来说,凭借储备的人才和项目以及不同方面布局的稳定回报,寒冬早已度过,迎接他们的是一片暖春。

  今年春节档终于告一段落,最终结局泾渭分明,现在就断言中国电影市场将有大的变化还是太早,在寒冬时节,不同公司的策略和布局的影响力终于也显现了出来。

  打造四年的《流浪地球》直逼50亿让所有人叹为观止,中影、北京文化、登峰等出品公司名声大噪;《疯狂的外星人》虽未达到保底金额,但仍是春节档最成功的项目之一,坏猴子影业依旧是行业中最受关注的电影公司,参与了出演的徐峥,也在《囧妈》的项目中已经提前保证了超过1亿的收入;《飞驰人生》已经是韩寒导演影片票房新高,亭东也早已成为中国电影最坚实的一份子。

  与此同时,吴京参与《攀登者》的消息也马上出来了,坏猴子影业估值超40亿,亭东影业也早就被博纳用20亿的估值绑定。另外,万达在一个最近的公告中披露2020年上映的《唐探3》总成本达到13亿,其中万达投资4.38亿元,处于主投主控地位,投资比例为34.5%。《唐探3》之所以总成本达到13亿,这极有可能是陈思诚对《唐探3》进行了溢价。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电影一直以来都是以导演和演员作为项目的中心。在市场竞争不够激烈,观众对演员、导演认知度高于对电影之时,演员和导演自身影响力自然是主要的。但伴随市场的深度发展,演员和导演对于项目和的影响力会逐渐趋弱。

  近几年制片人为中心的机制成为影视公司崛起的重要因素,这也是好莱坞在相当长时间内能够稳定发展态势的主要原因。就像《复仇者联盟》系列演员可以换,导演可以调,但制片人凯文·费奇是雷打不动。

  从处于暖春的几个公司来看,更多仰仗了明星或导演多年在行业所积攒下经验和对产业的判断,宁浩的坏猴子、吴京的登峰、徐峥的真乐道都无不是如此。

  宁浩从两部“疯狂系列”成功后,他也成为电影工业体系下,最让行业所看好发展的导演,毕竟用小成本博弈大票房即便在好莱坞也是让人所欣赏的。

  但中国电影产业体系,所需要优秀电影做得更多。宁浩成立自己电影工作室,最主要的举措便是推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一举签下14位新导演,在《疯狂的外星人》《绣春刀·修罗战场》和《我不是药神》之后,宁浩可能大多只是以监制和制片人的身份出现,更多利用自己的经验为新导演搭建完备的拍摄团队,以保障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

  春节档大爆的《流浪地球》出品公司中,除了最主要的出品方中影和北京文化,吴京的登峰也成为了后期最重要的参与方,虽然吴京开玩笑说,导演郭帆是“空手套战狼”,但也可以看到,吴京作为浸淫在行业多年的电影人,对于项目的敏锐判断力,这也是吴京在果敢拍摄战狼后,又一次大胆的正确投资。

  和宁浩和吴京不完全相同,观众对演员徐峥的信心以及徐峥长久以来优质作品的积累,都促使其成为个人IP品牌的代表之一。

  事实也证明,徐峥的个人公司真乐道文化,近两年出品的影片《我不是药神》《超时空同居》《幕后玩家》也都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回报。

  但值得赞赏的是,真乐道制作和出品影片的类型不完全相同,甚至用的导演也不固定,这一点和宁浩的坏猴子有点点类似,都是个人利用行业熟悉度和产业的判断力,组建更好的拍摄团队。

  像《超时空同居》和《幕后玩家》两部影片的导演都是算新人,两部影片也算导演的大银幕商业片处女作,是具有相当的风险。那么制片人对影片的掌控力会变得非常主要,这也是徐峥做得特别好的一面。

  前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宣布向徐峥以及线亿元,这其中包括主创团队的制作成本为1.17亿元,徐峥凭借监制、导演、编剧和主演四重身份共获得8700万元的报酬。

  藉此来看,电影行业虽然在逐步摆脱明星依赖化,但明星个人对于行业贡献和判断仍然会主导行业良性的发展。同时,市场和观众也会给他们优厚的回报,也是他们能够在提早一步进入行业暖春的基础。

  很多人都在怀疑为什么是新人导演郭帆去拍摄《流浪地球》?为什么时陈思诚两部《唐探2》累积达到了40亿?似乎这一切来得太快,很不可思议。

  早在2014年,广电总局曾举办了一次赴美的留学活动,前行的五位导演分别是宁浩、郭帆、陈思诚、路阳和肖央,之所以这五位导演能够成行,也是因为他们在这一年之中优异的表现,通过此次留学,几位年轻导演各个方面都有升级,他们也对中国电影有了更深度的认识。

  这几年五位导演或多或少都取得了成功,其中陈思诚“唐探宇宙”的形成和升级则更令人侧目,这也是中国电影少有向外部的延展。

  现在看,万达和陈思诚对《唐探》整体的项目最初的考量在很早就已经着眼于产品内核的升级,《泰囧》为中国电影人打开了国门,但通过《唐人街探案》,中国电影则做到了以产品为主导,制作多元复合的外延项目。

  万达在公告中曝光《唐探3》的成本高达13亿,看起来好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考虑到《唐探2》30亿+的票房和今年春节档票房冠军《流浪地球》45亿的体量,并非妄想。

  相比于宁浩、吴京和徐峥,陈思诚在个人信誉和观众好感度肯定是略逊的,那么以产品出发,打造专属的产业品牌,则对于他尤其重要。

  今年春节档流浪地球的成功,让业内外更加看好北京文化,甚至有人表示,北京文化有能力和资本将进入到制作发行的一线阵列。

  但客观上来看,《流浪地球》的项目成功有极大的不可复制性,该项目毕竟最初是由中影主导,整个项目研发了足足四年,这对于目前大部分的影业公司是不具备参考意义和价值。

  不过中影此次的成功,对于处于寒冬的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启示,影片的题材和类型在未来会显得并不重要,产品本身的内容将会主导影片最终回报的走向。

  同样,作为跨界转行的韩寒,通过电影找到了自己的事业第二春,通过多轮的融资和投资,目前韩寒的亭东影业估值达到20亿。

  2019年1月,阿里也向亭东开展战略投资,韩寒的三部影片也均都有博纳的参与,同时《飞驰人生》也成为亭东首次主控和第一的出品方。

  和同样转行做导演的郭敬明相比,韩寒在之前给予大众的个人形象更为优质,前期的人设和个人信誉,包括当时果麦文化(路金波公司,韩寒文学作品的重要出品方),劳雷影业(电影人方砺公司,著名文艺片推手)对影片的宣传和韩寒的二次包装起到决定性作用。

  曾经参与韩寒第二部电影《乘风破浪》的橙子映像,是演员邓超的影视公司,这家从《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之后建立的影视公司,在最近两年更多以联合出品方的身份出现。

  除了参与到像邓超自己出演的影片,《从你全世界路过》《乘风破浪》《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以外,内地票房冠军《战狼2》也有橙子映像的参与,他也是该片所有联合出品方之中,较少的一个明星公司参与企业。

  同样,最近两年之中,导演开始更多以相对独立的公司拍摄影片,冯小刚的美拉传媒,管虎的第七印象等,均与华谊兄弟以深度合作方式出品影片,情况类似的还有田羽生的新圣堂工作室等等。

  这些个人痕迹明显,编导具备超强个人能力,他们即便在产业寒冬之时,也会更多凭借个人能力创作价值,输出产品往往特别容易被大影视公司溢价发行。

  和陈思诚对《唐探3》高额溢价,几乎提前锁定收益一样,今年春节档《疯狂的外星人》制作出品方欢喜传媒同样打了一手好牌,28亿的保底可能只是一种对于竞片项目强烈的心理暗示。

  如果仅去分析《疯狂的外星人》在资本层面的运作,仍然可以看到欢喜传媒和乐开花影业双方的保底更像一种伙伴之间极高信任层面的合作。正常情况下,28亿票房(不含服务费)片方收益将达到11亿元,但乐开花仅需要支付7亿即可。

  这种方式则是需要双方都有对项目极强的信心和对后续市场清晰的判断,这也是未来内地影视公司在筹划项目时特别需要考虑的问题。

  当然,这样的保底协议,在行业中较少出现,《疯狂的外星人》幕后真正意义的推手仍然是光线影业,该公司这两年大项目逐渐缩减,但仍然在去年以小博大发行了《超时空同居》《一出好戏》(联合发行)和《悲伤逆流成河》等影片。

  与万达、华谊、博纳相比,光线这两年大制作几乎没有,更多去做自己较传统的工作和项目,也在积攒经历和力量,虽然少了以往那种像《泰囧》的大爆款,但已经明显感觉到对比其他公司而言,光线已经出现了较好的复苏迹象。

  和光线类似,影联影业近两年整体的发展策略也更加稳定,目前国内票房前十名之中,影联发行(联合发行)了《战狼2》《流浪地球》和《我不是药神》,同时也有像《无问西东》《血战钢锯岭》这样有类型突破性的作品。

  和很多公司盲目投项目,力争深度参与出品不同,影联和很多以发行为主业的公司最近一年也都在缩减项目,控制主出品数量,减小行业风险。

  今年目前来看,传统的五大之中,华谊、博纳、乐创文娱他们和光线一样,也都在力争缩减项目,降低风险。更多专注于自己头部电影的深度开发,即便对于目前的行业龙头而言,每年可以抓住一两个头部项目,持平三个中等项目,小亏三两个项目,都是值得接受的,毕竟行业的风险是大家都无法逃避的。

  昨日,万达电影的重组计划被批准通过,这也预示着原来产业链相对单一的万达(仅有院线和电影制作为主),在重组之后,整体会变得更加丰富,重组成功后,万达电影将建成集院线终端平台、传媒营销平台、影视IP平台、线上业务平台、影游互动平台为一体的五大业务平台。

  这可能是未来中国内地很多龙头影视企业所特别期待和盼望的模式,同业这可能也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少有的全产业链模式,也是企业建立完整保障系统,抵御各种行业风险的最佳方式。

  通过2019年的春节档,我们会发现在未来内地电影市场上,头部影片的重要性,已经渡过寒冬的影视公司,他们已经逐步走向产业一体化的道路,产业链上各个工种分工明确、协同合作,已经具备了工业化电影体系的雏形。

  其好处在于,完整的体系,各个职位上工作量会减少,大家也会把自己的能效发挥到极致,这也是优质产品能够出现的主要基础,也是这些公司能够走到前面的重要保障。



相关阅读:ag

上一篇:传媒公司市场专员主要做什么???

下一篇:“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 传媒与设计学院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