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影视龙头也撑不住了?马中骏出售慈文传媒国有

发布时间:2019-07-23 17:05

  2018年以来,即华录百纳和当代东方之后,第三家A股影视公司实控人要出手卖掉公司。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次竟然是电视剧“二哥”,影视白马股慈文传媒。

  2月20日,慈文传媒公告称“控股股东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与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章投资”)商谈股权转让及相关事宜。华章投资拟通过协议受让马中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玫女士、叶碧云女士、马中骅先生所持股份等方式成为慈文传媒的控股股东。”

  慈文传媒2018年三季度报告显示,马中骏夫妇合计持有慈文传媒1.13亿股,占总股本比23.79%,公告中提到的叶碧云、马中骅并未出现在十大股东名单中,持股数量不会太大。昨天的公告显示,马中骏及一致行动人将会转让占公司总股本15.05%的股份。也就是说,转让完成后马中骏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可能下降到10%以下。

  在出售公司控制权的三家影视公司中。华录百纳确实是有理由这么做的。2017年,在拍出了年度烂剧《深夜食堂》后,华录百纳的体育业务和综艺业务均受挫。公告显示,华录百纳2017年全年净利润为1.1亿元,比2016年下降70.88%。2018年,华录百纳更是由于出售喀什蓝火预计巨亏33亿。

  当代东方本来就是一家从传统行业转型过来的影视公司,遇上影视寒冬资本退潮这样的公司都不好过,比如当代东方的“难兄难弟”中南影业(现在是ST中南)。更何况当代东方重要子公司因《军师联盟》官司缠身,合作伙伴吴秀波人设崩塌……

  但是A股影视企业卖公司,【话娱】小编怎么也想不到是慈文传媒。在2017年A股电视剧公司中,慈文传媒以4.08亿净利润排在第二,仅次于华策影视。1999年成立的慈文传媒是国第一批被授予电视剧(甲种)制作许可证的民营公司,绝非当代东方那种遇上影视热半路转行的传统企业。

  特别是在2015年上市后,慈文传媒连续出品了《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沙海》等剧,并不缺乏爆款作品。另外,慈文传媒是监管层收紧A股影视行业定增审批后,2017年唯二定增过审的公司。2018年,慈文传媒还曾是社保基金、中央汇金公司等国家队青睐的蓝筹股。

  当然经历了2018年的影视寒冬,慈文传媒身上也并非一点问题没有。2019年1月底这次A股公司集体业绩爆雷的公司中就有慈文传媒的身影。公告显示,慈文传媒2018年预计亏损9.5亿-11亿,主要原因是计提商誉减值。另外,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股票质押率超过90%。

  但商誉爆雷,高股权质押率在A股影视行业中都算是普遍现象,慈文传媒的情况也不是最严重的。这些原因真的足以让一家业内排名靠前的影视公司转让控制权?

  2018年底,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华谊兄弟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原因是华谊兄弟有29亿元债务即将到期。为了还债和保证自身现金流。华谊兄弟抵押了包括北京华谊兄弟娱乐投资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和3套房产、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的1套房产、10家影院管理公司拥有的15家影院及10家新增影院未来的票房收入、英雄互娱全部股权、东阳浩瀚及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的大量股权。此外,华谊兄弟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抵押物是冯小刚的东阳美拉70%股份。

  在几乎“倾家荡产”式的抵押后,王中军兄弟保住了华谊兄弟的控制权。但是在还完债后,华谊兄弟资金紧张的状况仍不乐观。王中军兄弟的股权质押率也达到了90%以上,如果华谊兄弟股价再跌,质押爆仓问题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拿出钱来解决。

  缺钱+股权质押爆仓,同样也是慈文传媒目前最棘手的问题。虽然2017年慈文传媒定增成功获得了9亿元现金。但同年也因《哪吒与杨戬》、《胜算》长期积压无法售出等原因而计提了2.83亿元的坏账准备。进入2018年后,慈文传媒的经营现金流和投资现金流一直为负。

  此外,由于目前电视台购剧越来越谨慎,优爱腾为了尽早盈利也捂紧了钱包。想让购剧平台掏钱买剧,更稳妥的办法是做大IP高投入的头部剧。慈文传媒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网台售价高达11.84亿元。2017年慈文传媒全年的营业收入仅为16.66亿元,《凉生》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慈文传媒的收入。

  但是把资源过度集中的方式不但提高了风险,同时也造成了公司的库存、应收账款双双上升,又进一步拖累了公司的现金流,导致公司的项目进度受到影响。预计于2018年2季度开机的《脱骨香》,预计4季度开机《大秦帝国之统一》、《紫川》等慈文传媒重点项目目前仍未传出开机的消息,目前看来大概率是因为缺钱。

  2月20日晚间,慈文传媒在回应此次转让控制权的事件时提到,控股转让主要是为了解决股权质押之困,慈文传媒也由此变成混合所有制上市公司。马中骏将成为第二大股东,持有10%左右的股份,依然保持着重要的决策权。

  此次控制权变更对于慈文传媒本身来说或许并不一定是坏事,编剧出身的马中骏不是一个特别擅长资本方面运作的人。资本的进入除了能缓解慈文传媒资金压力外,也能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不过强如慈文传媒也要通过转让公司控制权来缓解资金压力,不免让人唏嘘。



相关阅读:ag

上一篇:众生策略顶层设计出方案文化产业要成经济支柱

下一篇:2019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将开幕 哪些相关概念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