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应聘网络主播被要求整容多名女孩深陷“整容贷

发布时间:2019-05-17 13:32

  网红主播 光鲜亮丽,是很多年轻人羡慕的职业。贵阳女孩小琳(化名)能歌善舞,18 岁成年后她打算成为一名 网红主播 。半年过去了,她不仅没成为 网红 反而背上了 7 万多元的 整容贷 怎么回事?

  2018 年 6 月份,中专毕业的小琳在招聘网站上看到贵阳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招聘网络女主播,她果断投了简历。很快,小琳面试通过了,这家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小琳他们可以用专业的培训和包装让她迅速成为一名网红女主播,这让小琳非常心动。

  签约之后就是主播培训。 小琳说,所谓主播培训就是简单的给她们讲解了直播知识,然后反复提及公司与整形医院有合作。没多久,就有公司员工告诉小琳,由于她的长相有一点缺憾,需要垫鼻子和瘦脸。

  据了解,公司一直在对主播们进行长期劝说。如不同意整容,公司就会说前期的主播培训费用花了 5 万元,不同意整容的话她将无法达到出镜标准,无法成为主播,需要赔偿前期培训费用。

  纠结再三,小琳同意了整容。工作人员将她和另一名签约主播带到广州一家小型整形门诊部,医生看了之后建议小琳隆鼻和面部填充。

  看完之后,医生去了另一个房间跟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商量。 小琳回忆道,医生没有给她们看价格表,也没有明确回答她手术需要多少钱。等他们商量一阵后,公司的人出来告诉小琳手术费用一共 7 万。

  小琳说自己没有那么多钱,公司的人说他们有渠道——网络贷款。小琳担心还不上,公司的人说网贷利息很低,整容之后的主播每个月会有 5000 元底薪(不整容的主播没有底薪),完全可以保证每个月可以还上欠款。

  经过一番语言轰炸,再加上身处人生地不熟的外地,小琳在忐忑中同意了。由于小琳年纪太小,这 7 万元钱是在 3 家网络借贷平台借来的。小琳说这 7 万元钱根本没有经过她的银行卡,而医院则表示已经收到了手术费用。

  病历本、发票、收据,所有的与整形有关的证据都没有给我们。 小琳说,她只有一张该门诊部出具的术后可以乘坐飞机的证明。

  回到贵阳的小琳和另外 3 个女孩被安排在花果园的一套住房里,那里既是她们居住的地方,也是她们直播的地方。

  回来之后,我们没有一天可以休息,工作时间常常安排到深夜两点。 小琳说,公司总是找借口扣工资和体罚,5000 元的底薪也成为泡影。

  小琳介绍,她们一般在映客、火山、西瓜等平台直播,主要是唱歌跳舞聊天卖萌。她一个月的打赏收益约为 3 万。按合同,小琳应有 70% 的收益,也就是 2 万余元。但小琳最多的时候仅得到过 7000 元。

  另一位坚持不整容的主播红红(化名)告诉小编,她有一个月打赏收益是 4 万多元,但由于没有答应整容,公司一分钱都没有给她。她曾经多次向公司讨薪,但均得不到结果。

  我看到很多人都很后悔整容,得不到休息和恢复。在不知名医院做的,任何凭证都没有,还背着贷款。所以坚持不整容。 据红红介绍,目前离开公司并决定维权的女孩有 10 名左右,她们都背着 5-10 万不等的网贷,利息一直在翻滚,常常觉得生活无望。

  公司发不出工资,就怂恿我们不要还贷,说不会上征信。 比小琳稍晚一点离开公司的大娟(化名)已经被逼得患了抑郁症。

  大娟说,不还贷款后,催贷公司就给自己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催款,还堵到家门口要债。据了解,这些女孩大多 18 岁 -19 岁,学历多为专科,涉世未深。签约当主播、贷款整容都是瞒着家人的。

  我们数次咨询律师,打算起诉这家公司。 她们认为这家公司与整形机构有联手引诱她们贷款、骗贷的嫌疑。

  小编联系到该公司股东及负责人,她表示主播整容是个人行为,公司从未参与她们贷款还款等流程,如果主播们要起诉公司,请拿出有力证据。

  她们擅自离开公司,对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 这名负责人说,她们住的房子是由公司垫付租金,培训费用也是公司出钱,这些都是有证据的。最后,这名负责人称,公司一切运营都是合规合法,经得住检验。

  贵州济仁律师事务所邹松律师表示,主播都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出现贷款行为是其自身没有尽到审查义务。公司若确有拖欠工资行为,可向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投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邹松律师还提醒,远离陷阱,做重大决定时应慎重,多询问家长或咨询律师。



相关阅读:ag

上一篇:应届生青睐汽车、主播等行业 是否双休成重要指

下一篇:战斗力从哪里来!俄罗斯特种部队单兵口粮丰富